南溪区委宣传部 南溪区文明办 主办

南溪革命老区

  南溪县位于川滇黔边宜宾市辖区,地处长江上游,与翠屏区、长宁、江安、富顺县接壤。同我省的叙永、江安、长宁,云南省镇雄、威信,贵州省黔西、赫章等二十多个县构成川滇黔边区。县城位于宜宾、泸州、自贡市三市交界地带,城内有无产阶级革命家朱德和著名共产党人、革命烈士孙炳文的故居。南溪县幅员704公里,有16个乡镇,214个村,19个社区居委会,41万人。地貌以丘陵为主,兼有平坝和低山,属长江谷中亚热带湿润季风气候区,兼有南亚气候属性、气候温和、雨量充沛、无霜期长。长江自宜宾汇合后首经南溪,有“万里长江第一县”之称,自古白鲟在南溪江段栖息,是“中国白鲟之乡”。

  南溪县是具有悠久革命历史的地区之一,革命起源于1919年,1926年成立了中国共产党南溪县支部,1927年成立了中共南溪县委。1927年至1937年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在中共四川省委、川南特委和红二·六军团成立的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川滇黔省革命委员会的领导下,南溪县委领导南溪县人民进行的建立苏维埃政权、创立工农革命军和游击根据地,成为了川滇黔边游击区的发源地,接应了中央红军,配合了红军长征的斗争,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补充了我党的历史和精神财富,在川滇黔边区谱写了一首悲壮激烈的战斗史诗,在中国革命史上增添了光辉灿烂的一页。

  一、南溪人民的革命启蒙

  早在中国共产党诞生前,为改造旧世界,同盟会员孙炳文和靖国军旅长朱德,就在南溪学习、传播革命思想,研究、寻求革命真理,唤起了刘鼎、甘棠、郭伯和、洪默深等一批有志青年外出求学,寻求革命真理。1922年,革命先驱恽代英率演讲团来南宣传,给南溪人民进行革命的启蒙教育,使李立之、张济民、王家彦等一批热血青年看到了光明,纷纷读书求教,接受革命思想的熏陶,追求革命真理,先后投入到革命洪流之中,其中部分人还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团组织。

  二、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南溪党组织的发展

  1926年夏,中共南溪县支部委员会成立。1927年秋,建立了中共南溪县特别支部委员会;1927年冬,建立中共南溪县委,同时成立了共青团南溪县委,党团县委下属1个区委,10个支部。1928年春,南溪县委有党员200多人,6月因暴动失败,党员降至20多人,省委将南溪县委改为中共南溪特支。在党组织领导下,先后在学校开办了“南岸青年促进社”、“共产主义儿童团”、“同学会”、“学术研究社”;在社会上发起组织了“平民社”、“平民夜校”等革命群团组织。

  三、建立工农的苏维埃政权

  ——第一次国共合作。1926年,中共南溪党组织奉中共四川省委指示,筹建国民党(左派)南溪党部。接着,县委负责人受重庆莲花池国民党(左派)省党部负责人杨闇公等委任为南溪筹建国民党(左派)党部负责人。1927年初,筹备就绪,召集工、农、商、学各界代表数千人,正式宣告成立。

  ——成立南溪县农民协会。1927年春,蒋介石叛变革命,进行镇压革命群众运动的反革命活动。党团组织把工作重点全力转向农村,通过组织抗租、保佃、抗捐等斗争培养发展党团员、建立农村支部。同时开始进行建立农会组织的试点工作,借鉴海陆丰农民运动的经验,在牟坪水碾头建立了南溪县第一个农会支部和农民协会。同年11月,省委巡视员蔡明钊来南在县城文庙侧召集党团骨干,传达党中央“八·七”会议精神后,县委加强了农运工作的领导。到1928年初,全县50%的乡镇建立了农会组织。并在毗邻的长宁梅白、达马洞、庆符的祭天坝、汉王山等发展了农会的分会。时有农会会员8000多人。1928年1月27日,县委在李庄祖师殿召开党、团骨干会议,讨论决定筹备成立县农民协会事宜。2月8日,各地农协代表280余人在宋家乡川主庙召开农民协会代表大会,成立了南溪县农民协会,县委委员张守恒当选为主席。

  ——南溪建立地方工农政权革命委员会。1927年10月,张守恒、郑则龙、曾大兴、张增源、王显哉等在宋家乡川主庙召开会议建立革命委员会。

  ——南溪上有苏维埃政权川滇黔省革命委员会领导。1934年2月3日,南溪划为泸州中心县委领导的十二县之一,列为二区,即叙南江特区;并且南溪是川滇黔边游击区的发源地,川滇黔三省党史工委在《中国工农红军川滇黔边区游击纵队斗争史》中作了肯定。1935年2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扎西召开会议决定:“在川滇黔边境进行机动作战,创造新的苏区根据地”;《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与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告全体红色指战员书》宣布“而最后决定在云贵川三省地区中创立根据地”,“党中央与中革军委号召全体同志,鼓起百倍勇气,提高作战决心,为消灭万恶的敌人,创造新的云贵川新苏区而斗争”,“在中央直接领导下,川南特委负责领导红军游击纵队及长江以南金沙江以东,包括泸州中心县委工作地区在内的一个区域的地方工作”。南溪游击区,在川南特委泸州中心县委领导下,坚决执行中央和中革军委决定和号召,经过一年奋战,到1936年,南溪游击根据地迎来了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川滇黔省革命委员会。南溪有了苏维埃政权的领导。

  四、创立工农革命军

  创建工农革命军,举行了四川省最早、规模最大的农民武装暴动,打响了中共革命武装斗争在四川的第一枪。

  随着农民运动的蓬勃兴起,工农政权的建立,省委根据中央“八·七”会议制定的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拟在宜(宾)、南(溪)组织农民联合武装暴动。1927年12月28日,县委在县城工字街张家漏棚召开党团骨干会议贯彻省委精神。会后,以农协主席张守恒为首的革命人士成立了行动委员会,积极进行武装暴动准备。

  1928年1月,川南特委在富顺三多赛召开了扩大会议。根据省委春暴指示精神,正式通过了《川南暴动计划》,决定立即组织宜、南联合武装暴动,成功后将队伍拖向下川东与贺龙领导的红军二·六军团会师。2月下旬县委及时召开党团骨干会,传达上级指示,决定张守恒、赵之祥、洪默深三人具体负责。队伍由8000多名农协会员组成,按军队编制组编为组、班、分队、中队,一律命名为“川南工农革命军”,制作了“川南工农革命军”大旗两面,分送南北两岸武装暴动部队,刻制“川南工农革命军总指挥部”图章一枚。川南特委指派特委委员郑则龙到南溪担任县委书记,以加强组织领导。特委机关从自贡迁驻宜宾临阵指挥,组织相邻各县策应南溪武装暴动。暴动前夕,特委又增派曾君杰、袁敦厚来南加强军事工作。

  4月7日,在南溪县委、南溪县农协会,南溪县革命委员会直接领导指挥下,川南工农革命军高举“川南工农革命军”军旗,扛着各式刀、矛、土枪统一行动,打响了中共革命武装斗争在四川最早、规模最大的农民暴动第一枪。工农军分路出击,杀贪官、诛恶霸、斗豪绅、惩顽劣,全县农村红旗漫卷,地覆天翻,群情沸腾,吼声震天。经过一星期的激战,终因敌我力量悬殊,暴动失败。

  五、创建游击区,接应中央红军

  川南工农革命军暴动失败后,在党组织和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川滇黔省革命委员会的领导下,特别是委员会通过公告和三次派员来南溪所在的川南指导工作,南溪农协会、南溪革命委员会和南溪人民革命情绪没有消沉,反而重复高涨,积极创建游击区,接应中央红军,为党中央、中革军委在云贵川三省的南溪、江安、长宁、高县、兴文、珙县、筠连、镇雄、黔西、威信等二十多个县的地区中创立根据地而坚持武装斗争。

  ——聚集星散人员重整旗鼓、开辟游击区。工农革命军领导人袁敦厚组织收集枪支弹药,聚集星散人员,在长宁三角坟组建了“中国工农革命军独立团”,1929年更名为“四川红军第四路游击队”,把南溪列为游击区,这支游击队转战川滇黔边区数县,同反动军队和地主武装进行了激烈的战斗,打击了反动派嚣张气焰,坚持到1930年,最后在兴文凌宵城陷入重围,突围时主要领导人袁敦厚、王泽嘉等数十人壮烈牺牲,冲散的队员又在王学勤等领导下聚集起来,联合部分革命义士于1931年11月,进军马家,夜袭李庄镇。工农革命军骨干张云龙在长宁下场,聚集星散人员10余人,重组游击武装,转战川滇边境古芒部、汉王山等地开展游击战。工农军骨干涂长春带领张树清、王德用、王金成、胡旦元、陈若平等,转移高县沙河驿开展游击战。县委领导人郑则龙转移珙县,组织和领导珙县党组织,创建游击区。转移宜宾的党团组织和积极分子,会同城区和南岸党组织在城内外举火烧洋楼、贴标语、散传单,开展游击战争。没有转移的同志,以农协会为基点分别以三五十人建立小股游击队,开展游击战,先后将清剿工农军的民团大队长陈和均、中队长王德三秘密处死。

  南溪境内以各农协会为基点的小股游击队,与四川红军第四路游击队、古芒部游击队、沙河驿游击队相互策应连成一片,形成川滇黔边游击区。中共川南特委《农民运动问题决议案》称:“南溪农民因反对国民党军阀苛捐而武装暴动起,及其失败后,就自动的竭力发展农民协会之组织,越庆符以抵宜宾,前仆后继准备再举”。1930年10月19日,中共四川省革命军委致中央报告;12月16日,中共四川省委巡视员乃智向省委作的报告;1931年2月14日,四川省委致长江局报告:均寄希望南溪游击区策应自贡、泸州地方暴动;赤水、江安、筠连、庆符与横江、南溪普遍的造成长江上游的赤色区域向合江、江津发展,争取重庆的首先胜利和武汉的胜利的完成。

  ——输送革命骨干到四川各地组织、参与游击战争。张守恒、李立之、张质夫、洪默深、郭士光等,经党组织分配在自贡、内江、成都、重庆、绵竹、广汉等地工作。在他们的直接领导或参与下,很快在全省范围内先后爆发了盐都工潮、荣县威远农暴、内江东乡农民抗捐、广汉与合川兵变,以及邛崃的抗捐游击武装斗争。张守恒还先后任省委常委、巡视员、宣传部长等职。川南特委扩大会议《南溪暴动问题决议案》评价:“南溪农民暴动后,威远、荣县、宜宾、庆符的农民都激发起来,纷纷组织农民协会,积极的准备向敌进攻,甚至有实际进攻行动的,都是南溪暴动给农民群众以好的影响”。

  ——南溪游击区接应中央红军。1935年1月,新的中央准备率红一方面军在泸州至宜宾之间渡江与红四方面军会合。南溪党组织在泸州中心县委的指挥下,组织农会充实小股游击队队员,准备接应中央红军。国民党二十一军为截堵红军渡江采取了“北守南攻”的作战方针,加固沿岸防御配备。南溪地跨长江南北,所辖江面东起黄龙溪口,西迄挂弓沱,全长约130华里,为宜泸江面最长的一个县。就其地理位置,南溪成了二十一军凭借长江天堑拦阻红军的重点设防地区之一。敌军在南溪所辖长江北岸,修筑碉堡14个,挖战壕130个,组织“剿赤义勇队”,成立“河防团队”,办“团绅训练班”,勒派“剿赤经费”,书写反共标语。南溪党组织和农民协会、革命委员会组织发动群众拒交经费,利用小股游击队扰敌,准备在红军渡江时再举暴动策应红军作战。尽管中央红军没有从南溪境内渡江,但南溪牵制了一部分敌军,策应了中央红军战略转移。红军川南游击纵队女红军甘棠就是南溪人。甘棠任中央妇女部秘书、川南游击纵队司令部秘书、机关党总支书记,在烂田沟战斗中被捕后,南溪设法营救回家。

  六、打土豪分浮财等运动

  在县委、县农会、县革命委员会的领导下,在组建农协的同时,南溪中学创办了女生班,开展妇运活动;组织“学术研究社”,开展学运活动;举办孙炳文烈士革命事迹展览,公演话剧《孙炳文先生之死》;指派专人打入敌人内部做统战工作;利用“闹元霄”编唱革命车灯;组织“儿童团”向团丁和群众散发《农民半月刊》。在全县城乡发动群众抗捐斗争,斗争形式各异此起彼伏,形成了全县性的一次群众思想发动,促进了农协组织的发展。

  在党组织和川滇黔省革命委员会的领导下,南溪农民协会、革命委员会、川南工农革命军、农会小股游击队和四川红军第四路游击队,在南溪境内的游击区遍及10个乡镇,129个村,379平方公里。共打土豪17户,没收粮谷9000多升,衣物120多件,牲畜40多头,现银6000多元,当场分给贫苦百姓;烧毁租契,宣布田土归穷人所有。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在省委、川南特委、川滇黔省革命委员会领导下,南溪县委领导南溪人民进行的建立苏维埃工农政权,创立工农革命军举行的四川省最早规模最大的农民武装暴动和创造的游击根据地,开展打土豪分田地等运动,为川滇黔边区根据地的创立,接应、配合中央红军进行了不屈不挠的革命斗争。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反动派,教育、启迪了人民群众,培养、造就了一批革命骨干,打响了中共革命武装斗争在四川的第一枪,揭开了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四川,特别是川滇黔革命武装斗争的序幕,为后来川滇黔边党领导的武装斗争奠定了思想和组织基础,成为川滇黔边游击区发源地,并为四川一些地区建立党领导的武装斗争和开创游击区作了有益的尝试,提供了工作经验。

  新中国成立后,红军在南溪播下的革命火种及创下的革命精神一直推动着南溪人民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在中共南溪县委、县人民政府的领导下,在南溪人民的努力和社会各方面的帮助下,南溪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有了很大发展,人民的生活水平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特别是近几年来,南溪这片古老的土地充满勃勃生机,进一步焕发了青春的活力,在城市经营和教育、农业发展等方面再创了南溪经验,为宜宾全市、四川全省提供了借鉴。这是南溪人民继土地革命战争以来树起的又一座新的发展里程碑。

  党和政府确定南溪为革命老区县,既是肯定先辈和南溪人民的历史功绩,更是为了弘扬革命老区精神。告诉人们不仅仅是记住昨日的光荣,缅怀前人的功德,而是为了开拓创造更加辉煌的未来。要求人们,继续弘扬老区精神,团结一心,激流勇进,再展宏图,把南溪建设得更加美好。

责任编辑:张文奇